<big id="9v31s"><nobr id="9v31s"></nobr></big>
        1. 義烏網

           找回密碼
           注冊
          義烏網 首頁 新聞熱點 網絡新聞 查看內容

          伴隨著房價的起落,許多年輕人也在買房的路上感受喜樂苦悲

          2023-4-4 09:58| 查看: 358

          摘要:  一套房背后是沉甸甸的生活,伴隨著房價的起落,許多年輕人也在買房的路上感受喜樂苦悲!   ‖F在,王子成只想和自己的情緒和解。這個30歲的年輕人此前在北京的一家互聯網大廠上班,2019年 ...

           一套房背后是沉甸甸的生活,伴隨著房價的起落,許多年輕人也在買房的路上感受喜樂苦悲。

            ——————————

            現在,王子成只想和自己的情緒和解。這個30歲的年輕人此前在北京的一家互聯網大廠上班,2019年,當“首付九萬,京郊安家”的樓盤宣傳頁出現在工位時,他心動了。

            這套房子在河北省廊坊市廣陽區,從公司總部到該樓盤共35分鐘車程,王子成拿著自己的全部存款,“趕緊上了車”,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距離擁有房產如此之近。

            當時,他想在北京扎根,但工作4年,沒攢下這座城市“一個衛生間”的錢,只能“曲線救國”!霸诒本┦袃荣I房太難了,想著買一個在周邊的也行!蓖踝映捎X得,即使自己以后不住這兒,房子也很好出租。

            3年多過后,王子成已離開北京,到了另一所城市發展,而廊坊的那套房子,也成了他心里一根刺。他購房時11500元/平方米的房價,已跌去了四分之一,現在只剩下8000元出頭,更讓他憂心的是房子的交付問題。

            2022年年底,開發商通知業主,受疫情影響,房子要延期交付。那段時間,王子成總是將自己的房子與開發商跑路、樓房爛尾的新聞聯系在一起。業主群里也充斥著各種負能量。他幾乎每天都會打售樓處的電話,詢問銷售交房日期,并且時刻關注群里的視頻,關注樓盤的裝修進度。

            不久前,各地出臺了一系列樓市利好政策,包括降利率、放松限購限售、購房補貼、公積金政策等,降低客戶的購房門檻。

            2023年3月31日,自然資源部、中國銀保監會印發《關于協同做好不動產“帶押過戶”便民利企服務的通知》,宣布在北京正式啟動存量住房“帶押過戶”模式。居民在出售在京住房時不再需要提前結清房屋現有按揭貸款,可在原抵押權不解除的情況下直接辦理住房所有權轉移登記,且買賣雙方可在不同銀行貸款,實現不動產登記和抵押貸款的有效銜接,二手房交易迎來重大變化。

            面對政策利好,王子成卻說:“如果再讓我選一次,絕對是把現金握在手里,趕緊把房子賣掉!蹦壳伴_發商承諾2023年6月底交房。

            受夠了“租房搬家”,選擇買房

            “受夠了租房搬家”的張款最終還是決定在北京安家,但直到真正去看房,她才意識到自己的窘迫。

            她先是以公司為圓心,車程40分鐘的路線為半徑,在北京的地圖上畫了個圈,這個圈包含了西邊的石景山八角、北邊的北七家鎮、東邊的雙橋。這些區域里南北通透、房齡短、面積較大的房子都是她考慮的目標。作為一家互聯網大廠的用戶體驗設計師,當時,她對自己未來的收入預期很樂觀。

            可是隨之而來的突變澆滅了她的熱血。仔細計算了手里的資金、未來的收入后,張款決定“買房降級”。面積小沒關系,但要房型周正;看著破沒關系,反正要重新裝修;不能貸款太多,要規避大額負債帶來的風險……2022年1月,她買了石景山八角區域某家屬院一套房齡超過30年的老房子,建筑面積37平方米。

            拿到房本那天,張款并沒有想象中的高興,與朋友們的住宅相比,這間“老破小”讓張款覺得有些拿不出手,只有在朋友問起時才會提及買房的事。

            后來,她精心打扮著自己的小屋。作為設計師,張款相信自己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并在某社交平臺上創建賬號分享日常裝修,獲得了不少人的關注,“一個關于燈的裝修帖現在點贊已經破千了,還有一些燈具品牌寄樣品給我體驗”。

            這樣的好心情并沒有延續很久。有一天,她點開了二手房交易App,發現剛買的房子降了價,她經歷了一段難挨的焦慮時光,那些天,她總問自己是不是“選錯了地段”。

            “小城安家”遠離買房焦慮

            不想為房子焦慮,很多年輕人選擇逃離“北上廣”。在北京工作的媒體人周雨就不想把自己的一生都系在一線城市的一座房子上,她想在退休前攢一筆錢:去舒適的小城養老。

            她說,比起在一線城市“砸鍋賣鐵”買套房,不如把現金握在手里,過有品質的生活,“人過中年,有了積蓄,再去小城安家,生活是過給自己看的”。

            現在,周雨就在為自己找尋養老的小城。每到一座城市,她便會坐上公交車,從市中心到居民區,還得去逛逛菜市場,她想在人生的頭40年里找到后40年能定居的城市。

            她還記得,研究生沒畢業時,母親就希望幫她在北京安家,因為房價太高,她們就去看了燕郊的房子。當時銷售描述的燕郊藍圖深深打動了她母親!暗任彝诵萘,到手的錢就多了,咱們最多只過兩年‘緊日子’!蹦赣H信心滿滿地說。

            最終,因為疫情,母親沒能再去燕郊,此事不了了之。周雨在北京工作后,母親的目標已經脫離了燕郊,轉移到在北京市內給她置辦一處共有產權房或商品房,對此,周雨頗感無奈。

            2022年中秋節前后,周雨在青島琴嶼路看了一場“絕美”的海上日落。在營口路市場喝啤酒吃螃蟹的時候,是周雨過去一年最放松的時刻之一,那天,她突然動了安家青島的念頭,隨即向青島本地的朋友咨詢,定下了去西海岸看房的行程。

            相較于城市中心,西海岸新區的住宅資源還未完全開發,但擁有獨立配套的教育和醫療資源,晚上散步去看海也很方便。周雨跟著銷售去了銀沙灘,看見“白浪花在海上畫出一波波的蕾絲花邊”,也看到了理想生活的模樣。

            這趟出差之后,青島成了周雨目前最理想的遷居城市!拔骱0陡浇淖≌瑑r格在跌,再有兩三年,單價兩萬元以下的住宅估計會多不少!睆那鄭u本地朋友那里得來的信息讓她決定再觀望觀望,以便未來撿個漏。

            房子仍然是一些年輕人結婚的“入場券”

            對于正在二三線城市生活的年輕人來說,“買不買房”同樣是糾結的大事。房子一定程度上是這些年輕人進入婚戀市場的“入場券”。

            趙鑫源大學畢業后選擇回到家鄉呼和浩特,進入一家央企工作。立業之后就是成家,家人給他安排了幾次相親,可是他發現自己在相親市場上并不受歡迎。根據他的說法,自己收入穩定、相貌端正,唯一的缺點是沒房沒車,“女孩說自己有房,希望我也有”。

            看著這樣的情況,他的父母也十分著急。趙鑫源的家庭條件并非不能支持他在當地購入一套房產,可他還想再等等。

            他有自己的一些打算:買房畢竟是一筆不小的投資,如果有損失,一定比較嚴重。他不想父母為了自己,搭上半生的積蓄。

            當小城“安家”真正面對現實的時候,人們的選擇也更為審慎。

            提起不久前“提前還貸”的熱潮,王子成說自己絕不會提前還,而是會穩健地去做投資,“雖然不能對沖房價下滑,但我也不會再次把所有的資源或者錢都投入到房子里”。

            周雨仍有去更宜居地方的夢想,可是母親卻堅持讓她在北京安家,一聊起房子,母女倆總是拌嘴。

            張款的父母讓她別擔心短期的降價,“作為經歷過北京房市紅利的一波人,他們認為房價總會漲回來”,她因此對北京的樓市仍然充滿信心。

            北京人陳婷婷依舊在為擁有一套屬于自己的住房而努力,雖然以她現在的工資“一輩子也買不起”。對她來說,擁有一套自己的住房是“生活的底氣”,更重要的是,自己不必“勉強和父母一起生活”,也不用“為了找一個棲身之所去投奔男生”。

            2023年以來,各地政府延續去年以來的政策主旨,因城施策,正在推動居住需求的釋放。由此市場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這些年輕人都在關注著。他們希望,在不確定的環境中努力保持自己的人生節奏。

            (應受訪者要求,王子成、張款、周雨、陳婷婷為化名)

          義烏網

          GMT+8, 2023-4-7 09:08

          返回頂部
          亚洲综合精品第一页